广告

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记者观察 >

人在“象”途:我看到全民护象的中国故事

2021年06月18日 10:05:42

近两个月来,由6头成年雌象、3头雄象、3头亚成体象、3头幼象组成的亚洲象“旅行团”,经普洱、红河、玉溪等地一路“逛吃”、北移抵达昆明,约五百公里的漫漫“征途”引发全球关注。

  一群亚洲象从“老家”西双版纳一路北移到昆明,这种事,我以前可没听说过,相信很多打小就生活在昆明的老人也从未耳闻。

  近两个月来,由6头成年雌象、3头雄象、3头亚成体象、3头幼象组成的亚洲象“旅行团”,经普洱、红河、玉溪等地一路“逛吃”、北移抵达昆明,约五百公里的漫漫“征途”引发全球关注。

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拍摄的象群(无人机照片)。

  野象如此长距离迁移在我国尚属首次,云南分社总编室对此事高度关注,我的同事在事件前期已发布不少稿件。当象群 “逛吃”到峨山地界,距离昆明城区约100公里时,分社副总编伍晓阳安排我和同事孙敏、赵珮然组成融媒体小分队奔赴一线。

  作为首批抵达峨山县城的媒体,5月28日一早我们先和当地宣传部门以及云南省森林消防的同志取得联系,了解到野象活动的大致方位后便立即奔赴现场。需要注意的是,亚洲象虽然看着很可爱,但却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它跑起来比人快,必须和野象保持安全距离,因此使用无人机进行图片、视频拍摄无疑是最佳选择。

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拍摄的象群(无人机照片)。

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拍摄的象群(无人机照片)。

  十分幸运,我们控制无人机起飞后,很快就找寻到象群的踪迹,发现这群大象正打算从一片山地向林区迁移,于是便将象群的这次活动完整记录下来,为之后的报道提供了丰富的一手素材。象群进入树林后,由于枝叶阻挡,画面观赏性较差,此时无人机电量也即将耗尽,我们便结束了拍摄。

  此后,现场指挥部出于安全考虑,禁止媒体使用无人机拍摄象群,新华社成为此次报道中唯一一家现场航拍到大象活动的媒体。后一阶段,由于图片、视频素材都由指挥部统一拍摄、发布,我们的报道模式便调整为采访野象北移事件相关人物与及时发布指挥部传来的动态稿件。

  出发进行这次采访前,我和大家一样,心中有很多疑问。关于亚洲象的这次“远行”,无人知晓它们究竟为何离家、将去何方,但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约500公里的漫漫“征途”中,象群得到了各级政府和民众的精心守护,在确保大象安全的同时,避免发生人象冲突。

6月7日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拍摄的野象(无人机照片)。

6月7日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拍摄的野象(无人机照片)。

  据统计,仅6月11日,现场指挥部就投入应急处置人员及警力1413人次,出动渣土车、挖掘机、应急车辆451辆,无人机17架,疏散群众3670人,投喂食物2.5吨。同时,现场指挥部根据象群移动方向,开挖防象沟,并增加空中监测人员,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统筹指挥,加大空中监测力度。


6月1日,工作人员使用无人机监测象群行踪。

6月9日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乡整装待发的渣土车队。

  在现场,我看到为保护人象安全,有关方面千方百计采取的措施:用无人机对野象群进行跟踪监测,对野象可能靠近区域的民众进行转移疏散,投喂玉米、甘蔗等食物以引导野象群向西向南迁移、避免进入人口密集的区域等。

在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洛河乡,几辆渣土车拦在野象可能进入城区的路上(5月31日摄)。

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高粱地村,村民被集中安置到村委会,防止野象突然折返造成人象冲突。图为村民在村委会下棋休闲(6月9日摄)。

  在现场,我看到野象北移以来,沿途民众对保护野象、应对处置措施积极支持配合,没有发生伤害野象的情况。有的村民主动捐出自家种植的几吨玉米,和工作人员一起投喂象食。也有渣土车司机24小时待命,一周没有回家,吃住都在车上。

  这是6月9日拍摄的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高粱地村村民唐正芳。听闻大象来了,唐正芳担心它们吃不饱,主动联系乡政府捐出自己种植的玉米,指挥部安排专家考察确认适合大象食用后便拉走进行投喂。“希望大象们一路有吃有喝,安全回家。”他由衷地说。

6月9日,一名渣土车司机在休息空档洗头、擦身。

  在现场,我看到这群庞然大物对沿途的庄稼田地和农房造成了一定破坏,但在政府的精细防控措施下,野象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家中遭受经济损失的受灾群众也将获得相应赔偿。

5月29日,峨山县双江街道柏锦社区莲花村村民小组长普翠芳在介绍农田受损情况。

  “野象北移”不仅引发全民围观,还火爆全球。近段时间,我们播发的稿件被美联社、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路透社、泰晤士报、法新社、德新社、半岛电视台、共同社、朝日电视台、TBS电视台、新加坡海峡时报等众多海外媒体采用。

6月3日,消防车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彝族乡为野象提供饮水。

6月3日,野象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彝族乡取食工作人员投喂的食物。

  “野象北移”还引发公众对野象及其栖息地保护状况的关注,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努力及成效。据了解,为了保护亚洲象及其栖息地,云南省在亚洲象分布的热带地区建立了11处保护区,总面积约51万公顷。通过多方努力,云南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20世纪80年代初的193头发展到目前的约300头。

  在传统文化中,亚洲象是吉祥的象征,“太平有象”承载了人们的美好向往。目前,北移象群仍在游荡,应对处置远未结束。相关部门、专家组等正持续跟踪监测象群动向,深入分析研判,以期形成一个较为合理的综合性应对方案。对于象群的动向和下一步应对方案,专家分析说,希望象群“迷途”知返,能自己找到一条回原栖息地的路,或重新开辟一条适宜路径踏上归途,尽量减少人工干预,防止对其以后的行为活动产生干扰。

来源:新华网[责任编辑:张鲁豫]
主办单位:《城市建设》杂志社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7128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200016
《城市建设》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781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5897/F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电子版)》 国际标准刊号:ISSN 2095-210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9313/TU
京ICP备:09009872号      京公安备:1101060213000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