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城市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城市之窗 > 社情民意 >

“负债青年”的网络抱团自救

2021年06月18日 11:24:28

  在北京工作的90后陈亮,总感觉口袋里的钱不知不觉就花掉了。只要花呗、借呗、信用卡有额度,他就觉得自己还有钱,结果越贷越多,让他加入“英年早负”的大军中。

  随着层出不穷的借贷陷阱、无节制的超前消费引导,像陈亮这样背负着“负债青年”标签的90后、00后日益增多。

  为了摆脱越陷越深的债务泥潭,负债青年们在网络上展开了抱团自救。在豆瓣网,一个名为“负债者联盟”的小组,成立1年多时间就吸引了4万多人。在知乎上,名为“负债青年”的圈子有2365人加入。此外,还有“努力还债联盟”“90后负债交流”等讨论组层出不穷。

  这些网络社群内不断更新的帖子里,青年们倾诉着自己的掉坑经历,互相宣泄欠债压力,交流讨论该如何应对催债电话以及怎样跟平台协商,或是列出还款计划,彼此监督以期能早日“上岸”(意为改邪归正、还清贷款——记者注)。

  越滚越大的债务压力需要有个释放出口

  在广西南宁上学的大三学生刘越去年疫情在家期间,父母没有给他生活费,他却像往常那样不断买衣服、鞋子和送女朋友礼物。开学后,为了购买一部价值近6000元的新款手机,他向至少4个网贷平台和朋友求助,结果以贷还贷导致债务越滚越大,仅仅1年多,他的债务总额就达到了3万多元。

  负债后的刘越脾气变得暴躁,经常怨天尤人,总想逃避。每次借贷平台发来还款提醒消息,他总是情绪极不稳定,甚至一度怀疑自我价值,焦虑、失眠也接踵而来。

  刘越向女友坦白他的债务危机后,女朋友因为不想他有负担而不敢约他外出吃饭、游玩,女友主动提出帮他还钱,刘越又拉不下面子,两人为此经常争吵。

  感觉无处倾诉的刘越在网络搜索时,无意间发现了“负债者联盟”的小组,组内也有很多同样遭遇网贷套路的年轻人。看到很多同龄人也经历着负债后的焦虑,纠结着是否该向家人坦白时,刘越顿时觉得心里的压力释放了不少,也让他多了一些面对现实的勇气。

  今年5月,刘越终于决定向父母坦白他的负债情况,父母核实了他的借贷流水后,帮他还清了所有欠款并关掉了所有借款平台。

  27岁的汪敏在广东深圳工作,因为超前消费,而工资不足以支撑还款,她在各平台上的欠债达9万元,后来在家里人的帮助下,加上自己节约攒钱,终于还清欠债。近1年的煎熬过程中,上网分享自己的还款进度记录成了她纾解压力的一个渠道。

  此前,汪敏总认为“花呗的钱就是自己的钱”,超前消费不过是提前享受,但经历了负债的压力,她感到深深的“后悔”,虽然用预支的钱换来一时购物的快感,但她却为此付出了更大的代价——比如机会。

  去年4月,有一家初创公司向汪敏发出邀约,尽管工作岗位是她喜欢的,但考虑到公司创业之初收入不太稳定,为了每月还债她不得不推辞了对方的邀约。她感叹道:“哪怕当时我有2万元的积蓄,我都会获得一次非常难得的转行机会,因为负债,我错失良机。”

  汪敏在网络分享中写道:一个有规划的人,应该相信自己的人生有更高的地方要走,有更多精彩的人和事物要遇见。那时的快乐,一定会远比因虚荣而借钱买双限量版的球鞋、买个最新款的手机要快乐得多。

  小组中鱼龙混杂,有精华的交流,也有骗局

  豆瓣小组“负债者联盟”及类似网络社区集结了不少分享负债和上岸经历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面临的债务数额从几千元至几百万元不等,欠债原因包括投资失误、网赌成瘾、超前消费、生活周转等。花呗、借呗、京东、携程、美团、分期乐、微粒贷等平台以及各大银行都成为他们欠款的来源,逾期、催收、协商、征信等成为讨论中高频出现的热词。

  欠款平台、日期、已还数额、待还数额、月工资、日常开销等门类,被记录在笔记本或记账软件上,供大家参考和相互打卡监督;信用逾期、征信记录或催债的短信、电话截图等被组员分享,回复区是其他组员的建议和鼓励。上岸过后,回头一望,反省帖更多的是总结经验,避免重蹈覆辙,和过去的自己告别。

  去年3月,处在创业阶段的陕西人王兵,突然发现一直滚动借款的网贷平台对他不再下款了,信用卡的临时额度也到期了。突如其来的资金周转问题,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统计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钱。粗略计算后他发现,这几年自己为了投资多个创业项目、装修房屋在各平台欠下的资金累计下来竟然有50多万元。

  “当时我彻底慌了。”没有稳定收入的王兵,在朋友介绍下到江苏省昆山市一家工厂工作,几个月后他发现工资压根儿不够还贷款,便改行做电商运营。为了多完成业绩,他每天加班到凌晨。

  在努力工作的同时,王兵低价卖掉了才买了2年的准新车,并严格控制自己的生活开销,连每天必抽的烟也都强制戒掉了。每次成功还款后注销一个App借贷平台,王兵都会发到“负债者联盟”的社群里与网友共勉。

  “截至2021年5月29日还剩各信用卡及网商贷共计30万元。加油!”这个记录王兵负债时的落魄,并鼓励有同样遭遇的网友不要放弃的帖子,很快吸引了很多网友的留言回复和点赞。他总结的不能以贷养贷导致越陷越深、暂时找不到好工作时就多学习提升能力等经验,让网友感到励志的同时也颇受启发。

  小组中鱼龙混杂,有精华的交流,也有骗局。在一些组员发布求助帖后,“钓鱼”者便主动邀约。“我有办法帮你”的引子抛来,接着就是“给你钱,你陪我”“我跟着黑客做Python数据赚钱”“你可以用智能还款”等回帖。一些钓鱼帖用“高额负债+所受之苦+短时还债+心灵鸡汤”的模板,引人上钩。以至于小组的管理员不断发出提醒,“私信帮你还债的都是骗子”。

  青年要努力养成理性的消费观

  广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闭伟宁认为,就整个社会而言,适度的超前消费对扩大内需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要以“理性”为基础。一般来讲,负债对每个人都是一种压力,但由于每个人的先天条件、教育背景、技能水平、职业特征等多方面的差异,抗压能力和解决方式不同,结果自然也不同。

  在闭伟宁看来,有益的负债可以帮助负债者渡过眼前难关,为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机会;而有的恰恰相反,债务越滚越大,信用越来越差,发展空间越来越小,生活越过越难。

  闭伟宁表示,那些背景条件一般甚至较差,目前工作、事业都还很不确定的年轻人,通过网贷超前消费,其动机多出于攀比,或是出于投机,也可能是由于不了解网贷、同时又对未来过于乐观。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贷款行为导致的负债压力,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带来心理失序、行为失范等后果。他建议青年要努力养成理性的消费观,学会量力而行,尤其不要为了满足某种虚荣而相互攀比,同时对网贷平台要始终持谨慎态度,谨防上当受骗。

  大学生刘越在经历了负债风波后,决心从思想上调整自己。他认识到无论是父母的钱还是日后自己赚的钱都是来之不易的。现在,他会根据自己每周餐饮、购物、娱乐的花销制订详细的消费计划。每月父母打来生活费后,他会先存20%的钱到余额宝或零钱通里,其余用来日常开销,久而久之养成勤俭节约、适度消费的习惯。

  作为“负债者联盟”小组成员之一的王兵看到组里很多人“病急乱投医”“拆东墙补西墙”,甚至仅剩的钱都被骗走了,他认为这是没有调整好心态和缺乏专业知识导致的。负债经历给他最大的教训是,懂得了平时要存钱,不要因过度消费而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人始终要保持奋斗的心态,积极工作,不要因为一时的不如意,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伤害。(记者 谢洋 罗婕)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闭伟宁外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张鲁豫]
主办单位:《城市建设》杂志社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7128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200016
《城市建设》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781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5897/F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电子版)》 国际标准刊号:ISSN 2095-210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9313/TU
京ICP备:09009872号      京公安备:11010602130007
Top